????疾风躲在远处的一棵树木之后,看着那戴着面具的少女一系例动作微微皱了皱眉头,自己昨日在听到那个少女的声音之后回去想了好久,隐约觉得那人似莫七。

????旁的人可能单凭一两句话无法识得另一个人,但是他不同,他与莫七太过相熟,从小在一起长大,一千多年的交情,莫七的一言一句,一颦一笑他都太过熟悉,只是之后又不好再去确认,今天这一照面,那身形与周身的气度,更是让他加重了自己的猜测。

????刚刚那少女从凳子上站起来的小动作他都看得清清楚楚,他现在可以肯定,那少女就是莫七。

????只是,七七怎么会和南辰在一起?

????他想破了头也想不出,脑海中隐约有什么东西闪过,可是待他想要抓住,却怎么也无法清晰的忆起。

????一阵风吹过,疾风抖了两抖,太冷了,内里的衣服还是湿的,被这冬风一吹,浑身上下都彻骨的冷。

????没了仙障仙法,果然是扛不住。疾风晃了晃头,先不急,这法会没个十天半月不会结束,往后几日总有机会抓住她单独的时候,到时候再去仔细问她。

????思及此,疾风裹了裹外袍,现在还是先回自己的住处吧,今次是自己独自一人前来,如果真的冻出个好歹也没人照顾他,再者说,如果被其他仙友知道自己被风吹一吹就要生病,也太过丢人。

????疾风又回头看了看松林深处,好你个七七,我到要看看你玩的什么把戏。

????莫七和南辰走到松林掩映处的温泉。甫一进入,就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,袅袅雾气环绕,驱散了周围的寒冷。

????莫七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泡一泡,回身看了看南辰。

????“你先泡还是我先泡?”莫七眨巴着眼睛问道。

????“一起便可。”南辰开始解外袍。

????莫七啊的一声转过头去,“你,你怎的当着我的面宽衣解带!”

????南辰微微一愣。随即轻笑道,“你这脑袋到底想些什么。”回手敲了敲莫七的小脑袋,“只需解开外袍即可,难不成你想脱光?”

????莫七脸一烫,“谁,谁说要脱光了!只解外袍也不能一起泡啊!”说着还跺了跺脚。

????南辰挑眉,“昨日我们睡在一起,也不见你这般介意。”

????莫七脸更烫了,还好戴了面具南辰看不到。“我们,我们不过是睡在一间屋子而已,你怎的说的那么……那么……”

????“那么什么?”南辰好笑道,“那不然,我站在这看着你泡?”

????莫七一愣,如果南辰站在这里看着她泡,那岂不是比一起泡还要尴尬。

????正在莫七纠结的不知如何才好的时候,温泉外传来一个声音。

????“南辰神君,实在抱歉,打扰了您的雅兴。我家真人有请您到正殿一叙。”

????南辰微微皱了皱眉,太虚真人怎么会这个时候叫他,今日明明不需要他去参加法会的。

????莫七如释重负,往外推着南辰道,“嘿嘿,你去吧,去吧,我在这泡着等你。”

????南辰扭过头看着莫七笑眯眯的眼睛,无奈叹了口气,“你别泡太久,现在没有仙法,很容易虚脱,你泡一会先回去等我便好,别冻着了。”

????莫七乖巧的点点头,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,你快去吧,别叫太虚真人等太久。”

????南辰点点头,转身向外走去,走到外面,对着守在温泉口处的两个仙童道,“半个时辰之后就叫她出来,泡太久对身体不好,如果叫她没反应,不要进去,去正殿通知本君。”

????仙童恭敬回道:“是,君上。”

????看着南辰出去之后,莫七松了一口气,将外袍和鞋子脱掉,慢慢的走入温泉之中。

????初初下去的时候,水温有一点点烫,莫七在边缘停留了一会,等自己的脚完全适应了温度,才一点一点的向下走去。

????等到身体完全浸没在泉水之中,莫七舒服的叹了口气。调整了一下姿势,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撩着水。

????松林翠绿之中带着点点素白,天空中还在飘着零星雪花,但是没等落到泉中就被温泉的热气化掉,莫七左右看了看,将面具摘掉,露出姣好的面容。

????因着全身肩膀之下都浸在泉中也并不觉得冷,面部被热气熏染出一层粉红。长发一半散在池中,莫七微眯着双眼,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。

????南辰跟着仙童来到大殿,仙童对着南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之后,就退了下去。

????南辰推开大殿的门,并未见其他神仙,殿中上首坐着太虚真人,银须银发,着一身月白道袍,银发高高束起在脑后,用一支木钗固定,长髯垂胸,眼中带着笑意,却自有一身长者威严,见到南辰进来,笑呵呵的对着他招手。

????南辰对着太虚真人稍作一揖,“真人。”

????太虚真人捋了捋胡子,“不必多礼。你看看谁来了。”

????南辰向着太虚真人所示意的位置看去,在看清来人之后,神色一凛。

????沐灵施施然走到南辰面前,面带微笑道,“南辰哥哥,许久不见,没想到你也来真人这里听法。”

????南辰不欲与她多言,对着太虚真人道,“真人叫我前来何事,我看殿中已无其他人,可是论法已经结束?”

????太虚真人呵呵一笑,“嗳,说起来好笑,那南极老儿与那北极老儿刚刚辩的不可开交,都有些动气,他俩座下的其他仙家谁也不敢出声,搞的气氛一时很僵,所以我就叫大家散了,等晚宴在一起乐呵乐呵。”

????南辰微微点了点头道,“那既然法会已经结束,南辰就先告退了。”

????太虚真人忙摆了摆手,“你急什么,我见灵儿来了,特地吩咐人去叫你,你怎的不领情?”说着还当真像是恼怒一般胯下脸来。

????我这特特叫了你这小伙子过来这老人家的法会,还不是这东岳老头特意交代的,说是他那宝贝女儿之前与你发生争执,还动了手,虽我老人家不知道你们小青年这些年都流行玩什么把戏,但是那东岳老头既然都央到我这里,想借着这个机会让你们和好,我总得全他个面子不是。太虚真人腹诽道。

????我这一大把年纪了,如今还得操心着这月老的事,真是,唉。太虚真人默默的叹了口气

????太虚真人一向有老顽童的名声,南辰知道他不是当真生气,但也总不能直接戳穿他,随即牵了牵嘴角道,“真人晚上还有晚宴要安排准备,我跟青霞元君自是不能再打扰真人,”转过头对着沐灵道;“既然已经见到了,有什么话,不如我们出去说。”

????沐灵微微一笑,“南辰哥哥说的是,那我们就不打扰真人了。”

????说着跟南辰一起退出了大殿。

????太虚真人看了看他们两个,这南辰是如今这一辈神仙中的佼佼者,仙姿其佳,骁勇善战,胆识过人,最重要的是,这么一个与战神比肩的青年,生的样貌极好,芝兰玉树,言行举止无不风流倜傥。当年让东岳老头捡了便宜,教导养育不止,还想招为上门女婿,真是让人眼气。

????不然瞧着这模样气度,倒是与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小徒弟很是相配。

????太虚真人想到自己的那个小徒弟,不禁有些气闷,这小猫崽子,回皇室之后也不曾来看望过他,白白养她一千五百多年,现下也不知道野到哪里去了,没良心的小东西。

????莫七泡着温泉,突然打了个喷嚏。

????“啊啾~”莫七摸了摸鼻子,着凉了?不会吧,自己一直泡着呢啊。一阵风吹过,莫七摸了摸自己一直在外面的肩膀,别说,还真是有点冷了,不如今天就泡到这里,先回去吧。反正还要在这里待很久,想泡随时都能来。

????莫七戴上面具,探出半个身子,去够搭在一旁岩石上的外袍,够了几次没够到,无奈只好站起来,一离开温泉,瞬间一股寒意袭来,莫七够到外袍迅速的套上,穿上鞋子,然后又将挂在树上的大氅拿过来披上,才稍稍暖了一点。

????莫七缩了缩脖子,穿过松林向住处跑去。

????一个东西从莫七的外袍上掉落下来,落在了雪地上,雪还在下着,没一会,就被掩盖起来。

????出了大殿,南辰连头都不曾回过,径直向外走去,这一来一回应该不足半个时辰,小七应该还在温泉处。这温泉入口有两个仙童守着,应该不会出什么事。

????南辰在看到沐灵的那一瞬,心中就有些担心,他怕这又是沐灵搞的什么调虎离山的陷阱。

????沐灵快步赶上南辰,扯住他的袖子,“南辰。”

????南辰甩开,眼中露出厌恶神色。

????沐灵一愣,随即笑道,“你这么匆忙,莫不是怕那个莫七有什么万一吧。”

????南辰眼中寒芒尽显,一把掐住沐灵脖颈,“上次我已经说的很明白,你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杀你。”

????沐灵双手握住南辰掐着自己脖子的手,呼吸已经有些困难,“你……杀我,就不怕……我父君……”

????南辰冷哼一声,“我敬重东岳帝君,不代表我怕。”

????沐灵脸色涨红,用力的想要扒开南辰的手,“你……放手……”

????南辰手中力道加重,“怕?怕就离莫七远一点,别再有其他的歪心思。”

????言罢将沐灵摔倒在地。拂袖而去。

????沐灵瘫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手捂着脖子,眼中阴鸷非常,你越是在乎她,我越是要她的命!

????南辰赶回温泉,被仙童告知莫七已经离去,又匆匆赶往住处。

????莫七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裳,南辰进来时,她正蹲在灶台旁一脸愁容。

????南辰松了口气,笑着看她,“做什么呢。”

????莫七回过头看到南辰,如获大赦,“南辰,这个火,我怎的生不起来,我还想着生一些火,烧些热水等你回来喝。”

????南辰走过去,将莫七拉起来,“你去坐着吧,我来弄。”

????莫七哦了一声,坐到了桌旁,双手支着头,“这个生火果然是个技术活,看来我真的没这个天赋。”

????南辰轻笑,没一会,灶台里就重新燃起了火苗,南辰将水壶放到上面,也走到莫七对面坐下。

????莫七摆弄着桌上的茶壶,发现里面没了茶叶,站起身去柜子上取茶桶。

????南辰盯着她看了一会,轻皱了一下眉头,“我给你的玉佩呢?”

????“嗯?”莫七回过头看着南辰,双手在腰间摸了摸,心中一愣,难不成是在温泉的时候,穿衣服的时候掉落了?

????又忙跑到刚刚脱下来的外袍那里找了一遍,好像,真的掉在温泉那里了。

????“好,好像是掉在温泉那了。”莫七声如蚊蚋。

????南辰凝眸看她,语气稍微有些严肃,“我给你的东西,你就那么不珍视么。”

????莫七微微一怔,忙道,“不是的,南辰,我没有不珍视……”

????“算了,”南辰摆摆手,“你在屋子里待着,我去找找,顺便将午饭取回来。”

????说着起身走了出去。

????莫七望着南辰的背影,心中有些委屈,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,只是当时太冷了,她也顾不得旁的,只想着快点穿好衣服,一时没注意才会……

????南辰一定对自己非常失望了吧……莫七垂下头,恨自己的粗心大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