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可是关乎姓名的事情啊!你们这些当家长的,不要只顾着挣钱,挣再多钱不还是为了孩子吗,孩子命都没了的时候,你们后悔都来不及了!”。

????“医生!什么左心房位置的伤口?!我家默默左心房位置有什么伤?!”,戚美如神色慌张,扯着医生的胳膊追问。

????叶辞和父亲对视了一眼,他们也不知道默默心口位置还有伤……

????简雨琴望了一眼还呆站着的林歌生,看她惊讶的神色,她也不知道,所以就没有开口问。

????“你们这些当家长的平时怎么关注孩子成长的!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?!这种事情做父亲的不知道也算了,你这个做母亲的,这么久没发现也真是……让人气愤啊!新伤盖旧伤,这情况持续得有一年了吧……”。

????“医生您倒是说明白点!什么伤啊!默默到底怎么了,什么新伤旧伤,什么持续一年啊!”,戚美如越听越崩溃,恨不能立马冲进急救室去看看她的宝贝女儿到底受了什么伤……

????叶辞的脸色也越来越沉重。

????叶知秋的泪从进了医院就没断过,一想到自己的乖孙女身上有这么多处伤口就自责的不得了……

????可对于这些,他又是无能为力的,不是他不愿意多花时间陪伴叶落,是叶落不愿意把过多的时间用在他这位老人家身上。

????“雨琴!”。

????白天羽原本正在上班,听说她们娘俩遇上这种事情,立马放下手头工作,急匆匆的赶来医院,走至简雨琴几米外便忍不住轻唤。

????简雨琴闻声起身,拉着林歌生的手,眼眶瞬间泛红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:“天羽……”。

????“吓着了吧!你们没见过这种事情肯定很害怕对不对?我来晚了,对不起啊,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!你先带歌生回去休息吧,我看歌生这孩子好像吓得不轻……”。

????白天羽目光温柔,轻声交代。

????“好……我先把歌生送回去……一会儿来找你……”,简雨琴抽泣了一下,柔柔回话。

????“别哭,你可别哭,你这一落泪,我这心像是被谁砸碎了似的……”,白天羽一脸心疼,从口袋拿出纸巾,递给了自己心爱的女人。

????“那我们先走了……”,简雨琴接过纸巾,擦拭了眼角刚刚滑落的泪,拉了拉林歌生的手,示意她不要傻愣着了。

????戚美如听到医生说自己女儿心口位置有旧伤,第一反应就是去质问林歌生。

????“林歌生!你的到底算是默默的什么朋友!刚才医生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!我怀疑那些伤都是你造成的!我告诉你!你这样是故意伤害!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。

????林歌生听到这些话,很想辩解,可嗓子就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捏住了一样,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内心委屈极了。

????简雨琴要开口反击戚美如时,白天羽揽住了她的肩,冲对方质问:“这位女士,说话要讲证据,无凭无据的污蔑别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!不要觉得胡言乱语不受管制,歌生如果想和你较真,我会让你知道乱说话要付出怎样的代价!”。

????白天羽中气十足的呵斥和他的一身正气瞬间灭了戚美如的气焰。

????简雨琴的嘴角不自觉有了一丝上扬的弧度,但她刻意低下了头,隐藏了那微小的弧度。

????叶辞久经商场,阅人无数,此时见到白天羽的气质和衣着打扮,心中已经有了三分猜测。

????“不好意思,我太太过于激动了些……都是为了孩子……您别介意,我替她向您两位,向歌生,都道个歉,歌生一直是默默最好的朋友,我相信她不会有一点点想伤害默默的意思……我这女儿我了解,她是任性惯了的……还没请问您怎么称呼?”。

????见对方语气恭敬客气,话也说的客观,白天羽火气一下子消减不少,从皮夹克内袋摸出一张名片,单手递了过去。

????叶辞双手接过名片后,只看了一眼就小心收到了自己西装口袋内,又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内拿出一张金箔名片,双手奉上:“白先生,有机会一起打打高尔夫、喝喝茶,歌生和默默是最好的朋友,我们这些做家长的自然也应该多走动走动才是”。

????戚美如见自己老公看完名片后仍然保持刚才的客气态度,就知道这白天羽来头不小,识大局的搀了叶知秋,两人随着医生去了办公室继续了解情况。

????叶辞那句‘我们这些做家长的’说的白天羽心里一阵舒爽,爽快的点头:“好!有机会一起喝茶!高尔夫我没什么兴趣,骑马还是可以的!”。

????“白先生也骑马?巧了!我一位好友刚好在近郊开了马场,过段时间默默痊愈了,咱们两家人约着去玩玩儿怎么样?”。

????“叶先生好意我先领了,到时候等你家孩子休养好了,咱们再说玩的事吧,现在孩子还在急救室……”,白天羽既没有拒绝,也没有同意,他当然知道,这种事情得先和雨琴和歌生商量后再做答复。

????简雨琴任他揽着肩膀,听他以男主人的姿态和对方客套,始终没有显露出一丝不悦。

????而站在一旁的林歌生,此时大脑还是一片空白,她在设想,如果琴姨没有替她上楼看,如果叶落真的死在了她家门前……

????是不是她就真的成了间接的杀人凶手。

????那可就真如了叶落的愿,一辈子不能忘记她,恐怕连梦境都无法摆脱她吧。

????简雨琴见叶辞有意想多和白天羽攀谈,故意说道:“天羽,我看歌生这状态……我先送她回去吧……你们聊”。

????“要不还是我送你们吧!我看这位叶先生也是明事理的人”,白天羽不愿松开揽着的人。

????“这样吧,我的司机还在外边等着,白先生不介意的话,让我的司机送她们先回去?我这虽然第一次见您,但却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,还想和您多聊几句……不知道您愿不愿意给这个薄面……”,叶辞开口时,并不直视白天羽的双眼,视线落在了他衬衣的第二颗扣子上。

????“这……”,白天羽有些犹豫。

????“那就谢谢叶先生了,麻烦您和司机说一声,免得我们出去找不到您的车子,外边还下着雨……”,简雨琴接话,

????叶辞笑着点了点头,拨了通电话,不出两分钟,他的司机便出现在几人面前,手里还拿着两把干净的黑雨伞。

????“叶总!”,来人先和叶辞打过招呼。

????“去吧,送简小姐和歌生回去,如果她们可以滴雨未沾的进家门,这个月你的奖金翻倍”。

????“谢谢叶总!”。

????白天羽对他的安排还算满意,依依不舍的松开了简雨琴的肩膀。

????林歌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简雨琴带上车,又扶下车的,只记得头顶那把黑的像墨一般的大伞一直遮挡在她的头顶。

????到了家门口,她的心跳一下子加快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