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路上真气四散,惹得风声不静,两旁的树木摇晃不止,叫得山林不宁。

????道人持剑而立,手中的剑诀快速变换,每变一次,长剑便凌厉一分,剑上的真气便上涨一寸。

????当他捏出了最后一个剑诀时,长剑之上的真气已达到了极尽,于是风静树止,再无杂声。

????好似世上只剩下了一柄三尺青锋,立于天地之间,闪着寒光清幽。

????剑身上,映得了道人的脸庞,也映得了阴吾立的面孔,两人各占一面,一正一反,一正一邪,也将要有一生一死。

????“贼子。”

????钟南集将自己捏着剑诀的手负在了背后。

????他身前长剑竖直,身后道袍飞扬,身上一股浩然之气撑起了七尺之躯,像是擎天立地。

????“可敢接剑?”

????道人问道,声音在真气之中阵阵作响。

????看着他的模样,阴吾立没有半点惧意,反而是兴奋的笑了起来,面目越发狰狞。

????“好啊,来吧。”

????被关在牢里二十年,他是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。

????“那,接好了。”

????钟南集手中的长剑横过,一剑便已刺出。

????泰山剑法第十二式,否极泰来!

????···

????人都说泰山剑法的特点就是连绵不绝,没有太多的杀意,却能将人耗得筋疲力尽从而制服。

????但那是他们没有见过泰山剑法的最后一式,若是他们见过,便知道泰山剑法杀起人来,绝对不会比任何一种剑法差。

????那是泰山弟子只有身逢绝境之时才会用的一招,此招会将全身的真气汇聚于一剑之上,虽是破釜沉舟,却足以扭转局势。

????它的用处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样,先将自己置于绝境,再由绝处逢生。

????而这招的威力也只有见过的人才知道,势如破竹,只进不退。

????附上了泰山弟子一身真气的剑几乎无坚不摧,除非是武功要高出用剑的人许多,否则根本挡之不住。

????这一招的名字就叫做否极泰来。

????而钟南集眼下用的,就是这一招。

????他是一个成名高手,附上了一个成名高手所有真气的剑能够有多利,这很难说得清楚。

????但是此时的阴吾立,却是能够亲身体会到的。

????剑还没有刺到他的面前,一股凌厉的剑气就已经将他脸上的乱发吹散了开来,露出了下面他那微微出神的面庞。

????一瞬间,阴吾立的身后寒毛直立,心中有一种感觉不断的在告诉他,这一剑之下他有可能会死。

????阴吾立慌了,他想要躲开,但是此时他已经躲不开了。

????剑刃已经几乎贴在了他的喉咙上,锐利的剑锋逼得他的喉间生疼。

????情急之下,阴吾立连忙运起了全身的内气守住了咽喉。

????然后剑刺了下来。

????“当!!”

????随着一声重响,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以两人为中心向着四周排了开来,吹得尘土飞溅,败叶席卷,遮得天昏地暗,让人看不清那其中发生了什么。

????而等到尘土落下,一切都已经结束。

????阴吾立呆立在原地,他的喉咙上,一条血线清晰可见,血流了下来,却没有流下太多。

????他的面前,钟南集弯着身子站着,脸色苍白,手里拿着一把断剑的剑柄,折断的剑刃沾着一些血迹,摔落在一边的地上。

????该是过了半响。

????阴吾立摸了摸自己的喉咙,额头上带着细密的冷汗,直到他确定没有大碍之后,才看向了钟南集几近癫狂地笑了起来。

????“哈哈哈哈哈,我早就说了!你该换一把好一点的剑!”

????刚才的那一剑,若是钟南集的剑再好一点,阴吾立已经死了。

????钟南集败了,败在了他的剑上,他的剑承受不住他的真气。

????“咳!”道人咳嗽了一声,身子再无力站着,跪倒在了地面,用断剑伫着才没有倒下。

????他抬起眼睛,狠狠地看了一眼阴吾立说道。

????“只恨贫道,剑不够利,没杀了你这邪魔外道。”

????“那又如何?”阴吾立笑着,喘着气凑到了钟南集的面前说道。

????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,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狂喜。

????“反正现在我还活着,而你就要死了。”

????他刚才是真的慌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路上遇见的道人居然能刺出这么凌厉的剑。

????作为一个将外功练到了极致的人,他很难死,同时他也很怕死。

????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,结果却活了下来,所以他现在不打算给这道人一个痛快了,他要好好的折磨他一番,再杀了他。

????这样想着,他一脚踢在了钟南集的胸口处。

????这一脚不轻不重,正好踢断了钟南集的几根肋骨,让他倒飞了出去,摔在了地上,吐了口鲜血。

????“嘿嘿。”冷笑了一声,阴吾立再次走向钟南集,没等他爬起来,就又一脚踩在了他用剑的手掌上。

????“啊!”道路上传来了一声难以忍耐的惨叫,和一阵吱呀作响的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????······

????等到天边日暮的时候,钟南集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,趴在地上,嘴角流着黑红色的血浆。

????感觉有些玩腻了的阴吾立蹲在了他的身边,像是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用手抓着钟南集的头发,将他的脸从地上提了起来,笑着说道。

????“不如这样,你的功夫不错,应该认识江怜儿吧,你告诉我他在哪,我就饶你一命如何?”

????“嗬······”钟南集的脸上满是血迹,他微微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看了一眼面前的阴吾立,嘴巴轻轻张合了一下,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。

????“泰山的剑,宁折不弯。”

????“嘁!”阴吾立扯了一下自己的嘴巴,松开了手,让钟南集的脸重新摔在了地上的石板间。

????“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
????说着,他举起了自己的手。

????再落下的时候,那手掌捅穿了钟南集的胸口。

????道路上,阴吾立起身走开。

????血泊之中,钟南集倒着,脸庞无力地垂下。

????可同时,他的手掌下,遮住了三个用鲜血写的字,阴吾立。

????师傅,师兄,南集,未负正气。

????···

????“这世上,一死不难。难得是,一生都持着一念正气而活,至死不负。只有如此,才能自称泰山弟子。”

????这是很久以前,钟南集初拜入泰山派的时候,他师傅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????后来,他也无数次对自己的弟子说起过这句话。

????现在他亦是真的做到了。

????如此。

????钟南集的眼前完全黑了下来。

????我也算是,真正的泰山弟子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