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满满盖着红盖头紧张的坐在婚床上,四周静悄悄的,她偷偷地掀开盖头的一角,满目的红色印入眼帘。

????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车辙声,满满急忙将盖头放下,端端正正的坐着。

????卫枳推着轮椅进了婚房,屏退了伺候的下人。他慢慢来到满满面前,用一旁的称杆挑开了盖头。

????十几年来,满满从没有像这一刻一样紧张和羞涩,头上没了盖头,似乎没了遮羞的东西。

????“娘子。”满满的耳边传来他饱含深情的声音,又些低哑,有些撩人。

????满满鼓起勇气望向卫枳,四目相对,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一身喜气的自己。

????满满不自在的将视线移开,指着桌子上的合卺酒问道:“那个现在要喝吗?”

????卫枳随着的视线望过去,笑着移动轮椅。

????满满急忙起身,“我去弄吧。”

????卫枳点了点头。

????倒好合卺酒后,满满将其中一杯递给卫枳,自己拿起另一杯仰头就要喝下去。

????卫枳连忙阻止,“不是这样喝的。”

????满满疑惑的看着他,他朝她招了招手,“过来我教你。”

????满满听话的走到他面前坐下,卫枳拿起她的手从自己手臂下绕过,两人手臂成交叉状。

????“好了,现在可以喝了。”他笑着道。

????酒还未进嘴里,满满就觉得脸上烫得很,等合卺酒一下肚,五脏六腑都感觉火辣辣的。

????“好苦,好辣。”她忍不住伸了伸舌头。

????卫枳轻笑出声,柔声道:“今天是例外,咱们以后都不喝酒了。”

????满满点头,“嗯,以后不喝了。”

????说完这句话后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卫枳也不说话,只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看小妻子。

????满满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,小声道:“你要不要先去洗漱?”

????卫枳答非所问:“今天你一天都没好好吃东西,肚子饿吗?”

????满满摇头,“你让丫鬟送过来的小馄饨我一个都没剩,现在都还有些撑呢。”

????她话音刚落,外面就想起一阵轻笑声。

????“我说三哥三嫂,新婚之夜你们俩是打算说一晚上的话吗?”

????竟然是卫杉躲在外面偷听。

????满满脸上立即布满了红云,埋怨的看了卫枳一眼,卫枳冲着门外的卫杉警告道:“你小子也有成亲的那一天,到时候三哥必定以牙还牙,好好的‘感谢’你!”

????听了这话,卫杉一直没出声。卫枳与满满相视一眼后,推着轮椅走到门口。开门后外面除了守在门口的木香和王府的丫鬟碧螺外,哪里有卫杉的身影。

????“算你小子识相。”他低声说了一句,然后对木香两人道:“你们俩好好守着,不能让不相关的靠近。”

????木香和碧螺连忙应声

????后面一直很安静,直到两人磕磕绊绊做完新婚该做的事情歇下后,也没有人来打扰。

????新婚的小夫妻累得昏昏沉沉睡去后,另一边的姜家正院里,姜裕成和颜娘还没有睡意。

????夫妻俩并肩躺着,颜娘担忧的问丈夫:“你说满满梦习惯王府的生活吗?”

????姜裕成拉过她的手,“这会儿不习惯也是正常的,过几日就习惯了。别担心了,时候不早了,咱们也歇了吧。”

????丈夫的话让颜娘更睡不着了,她叹了叹气,“我去榻上睡吧,免得影响到你。”

????姜裕成长臂一伸,将她拉进自己怀里,“咱们家可不兴分床睡。”

????颜娘无法,只得继续躺着。她睡不着,姜裕成也干脆不睡了,陪着她聊起天来。

????“幸好咱们就这一个女儿,要是多来两个,恐怕我的娘子愁得头发都要掉光。”

????颜娘轻轻捶了他一下,“胡说什么呢,家里还有三个小子,以后还有得磨。”

????姜裕成赞同:“三个小子操心的地方更多,就拿娶亲的事情来说,要是娶一个搅事的进来,咱们家就别想安宁了。”

????他的话让颜娘从担心女儿的情绪中走了出来,不由得忧虑起三个儿子的婚事来。

????小儿子不用急,双生子今年也有十二岁了,半大小子长得尤其快,几年时间一晃就过去,要想找个合心意的儿媳妇,现在也可以寻摸起来了。

????“前些日子因为要忙满满的婚事,我拒了好几张帖子,以后可不能这样了,我还得多参加一些宴请,为俩儿子寻摸适合他们的妻子。”

????姜裕成忍不住笑了,“慢慢来吧,这种事情急不得。文博和文砚年纪也不大,再长几岁考虑婚事都不晚。”

????颜娘:“……”

????夫妻俩就双生子的婚事讨论到大半夜,最后还是颜娘没撑住先睡了,听到耳边传来妻子绵长的呼吸声,姜裕成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????从那以后,只要有人给颜娘送帖子,能去的颜娘绝不会缺席,还在宴会上结识了好几位合得来的夫人。太子良娣窦岚依之母窦夫人就是其中之一。

????窦夫人有个陪嫁的园子,园子里栽种了百来种花卉,每年四月都会举办一场花会,邀请相熟的夫人前来赏花。

????都是女眷的聚会,有些夫人会带自己的女儿前来。与颜娘结识后,窦夫人也邀请了颜娘和已是博陵王妃的满满。

????母女俩一同赴宴,在窦夫人的介绍下,与其他夫人相处的还不错。

????同那些夫人分开后,颜娘拉着女儿到路边的亭子里坐下,“刚刚跟在李夫人身边的小姑娘看起来怎么样?”

????满满顺着她娘的话回想了一下,“看着规矩不错,人也乖巧。”

????“李夫人人不错,她教养出来的女儿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我想为你弟弟们去李家提亲,你觉得文博和文砚哪个更适合一些?”

????颜娘这话让满满大吃一惊,“娘,您也太心急了,文博文砚才多大,晚几年再考虑也来得及。”

????见颜娘有些不高兴了,她又道:“人家李夫人也不会那么早就为女儿定下亲事的。”

????颜娘皱眉,“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

????满满摇头,“娘啊,您怎么变糊涂了呢。您喜欢李姑娘,想要她做自己的儿媳妇,这是没错。反正离弟弟们娶亲的年纪还早,您可以先跟李夫人来往,有机会探探她的口风,看她是个什么意思再说吧。”

????听了女儿的规劝后,颜娘也冷静下来了,左思右想后意识到自己急迫了些,决定听从女儿的意见,先跟李夫人熟络后再提结亲的事情。

????见颜娘听了劝,满满也松了口气,端起茶杯正要喝茶时,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恶心的感觉来。

????()

????搜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