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什么玩意儿?

????慕酒酒深呼一口气!

????她立即起身,与此同时,那些成千上万的东西也从水面腾起——慕酒酒终于看清了它们的模样。

????这水里的怪物有一张张宛如人脸的面部,身体却是鱼的形状。眼底混浊无光,嘴巴微微张开,一起发出或哭或笑的幽鸣。

????这一幕看起来扭曲可怖,特别是它们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时,用那无神的瞳孔注视着你,那种心底发毛的感觉逐渐升起。

????慕酒酒不由得想起之前所见的蛇尾女子,它们不仅气息有类似之处,而且都保留了一部分人类的形态。

????这让她脑海里浮现了现世看的某部电影,里面有一位蜘蛛怪与人类女人相结合,产下了后代。那东西拥有人的脸,却是蜘蛛的身子。她的皮肤呈现青黑色,无比丑陋,一般攀爬着前行,一般喜欢吐丝困住猎物,再玩弄致死后食用。

????每次脑海里浮现起这一幕,慕酒酒都感觉有些恶心不适。她天生喜欢美好的东西,每次看到这种怪诞的存在,都会不太习惯。

????浪潮卷到她的胸口处,慕酒酒的头发粘在皮肤上,衣裙也早已被水浸湿,紧紧的贴着身子,露出姣好的曲线。

????身体的疲惫已经到了顶峰,但她还在不停的出剑,鲜血迸射间,一声声刺耳的嘶鸣……

????她几乎杀的麻木,一旁向来一袭素衣,无暇的如同天上云端的幽梦,衣袍也沾染上血污。

????慕酒酒止不住的喘息,她望着眼前在水中不停游动,或是腾出水面的鱼人怪们,内心升出一种微妙的感受。

????她能发现这些鱼人怪没有之前的蛇形女子强,而且它们似乎没有意识,只知道一昧的攻击。这算什么——基因改造不完全的怪物?

????“为什么老者都倒了,这些东西还这么精神?”慕酒酒一边出剑,一边朝身边的幽梦问道。

????一般来讲,大Boss倒了,下面的小怪不会变弱或者消失么?

????“老者可能只是召唤它们出来,它们并不受他控制。”

????幽梦手上翻涌着无数光刃,被她手中光刃触及到的怪物立即化为血色齑粉。她的素衣已经变成血红色,但她的神情却并不狼狈,甚至可以说是平静。

????在杀这些怪物的时候,她脑海里也逐渐回忆起一些以前的事。

????融合“碧莹之心”后,她只是明白了自己的过往以及与那人的渊源。如今她却依稀明白,自己醒来后左心脏消失的缘故。

????“有个地方,一直在秘密研制此等邪术,他们将人类与灵兽做实验,被改造的出的东西大多失去了神智。”幽梦突然冷静开口。

????“啊?”慕酒酒瞪大眼睛。

????这信息量太大,她一时不知该先问哪一个。

????天地在怒吼,海浪在咆哮,这一幕宛如世界末日。

????早在之前与老者交手时,慕酒酒就消耗了太多体力,此时她应付这些似人非人,似鱼非鱼的东西极为吃力。不是因为它们强,而是数量实在太多。

????虽然有时幽梦会用光刃破开她身边的一些鱼人怪,但随着巨大的浪潮往这边翻涌,她发现涌来的鱼怪实力也提升了好大一截。

????“这东西真的能杀光么?”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心底升起这样的疑惑。

????水面几乎成了血色,她感觉胃里翻涌,身上全部沾染上腥臭的鲜血,之前与老者交手的伤口还在隐隐生痛。

????“轰轰!”

????凛冽的剑气扫过的地方,都发出巨大的爆破声!

????慕酒酒使出一个大招,周围的怪物在光芒中爆炸。可还不等她喘一口气,又一群怪物随着浪潮涌来,好似无穷无尽……

????她心中生出一阵疲惫,如今她是真的觉得力竭了。难道杀了老者后,还被这些没有意识的怪物留在这里?

????恍惚间,身后被一只怪物尖锐利爪刺破皮肤——顿时一种麻木僵硬的感觉袭满慕酒酒全身,她握着风月幽梦的手开始颤抖。

????眼前,是无穷无尽翻涌的浪潮,隐约有一叶孤舟闪现,然后消失不见。

????……

????翻涌的浪潮间,一位蓑衣人御舟前行。他微微抬起斗笠,露出一张波澜不惊的脸。

????正是与之前慕酒酒走散的温无归。

????周围的血腥气很浓,湖水也不再清澈。

????若是有人靠近他,会发现一些怪物每次都要接近他时,却突然像是碰到了障碍物一般,扭转方向,很快离开。

????他一路畅通无阻的前行,衣袍当风,眼底有一种亘古的沧桑平静。

????周围的气息极为混乱,无数光刃在天空中迸射,水面不停翻涌,温无归的目光透过此处,望向更远的地方——

????……

????不远处,慕酒酒的剑“砰”一声落在地上,她目光恍惚,似乎要向后倒去。

????时间突然被拉长,她听到幽梦的惊呼声,还有身边怪物得逞般的刺耳嘶鸣。慕酒酒意识有点模糊的想,自己这是要死了么?

????那她还能回到现实的世界么,还是葬身于异世,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,逐渐被人忘却。家人若是发现她不在了,会担心么?

????她这样混乱想着,突然听到破风之声——

????一道气流将她卷起,慕酒酒一惊,想要挣脱,结果下一秒已经落在一叶孤舟上。

????而眼前的人竟然有些眼熟,好像是……

????“温前辈,你怎么来了!”慕酒酒语气惊讶。

????温无归注视着眼前狼狈的她,将一个琉璃质地的瓶子扔给她,平静道:“将里面的药水抹在身上,以后见到闻渊,跟他说他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????“为什么不是我欠?”慕酒酒好奇地问道。

????温无归悠悠的望她一眼,不作回答。

????慕酒酒:“对了,我还有一个朋友,可以让她一起上来么?”

????温无归淡淡道:“哪里还有人?”

????她一惊,朝身后望去,翻涌的浪潮间只有无数狰狞的怪物,哪里有幽梦的影子?

????奇怪了,明明刚刚还……

????突然,手中的风月幽梦在她手中微微震动,慕酒酒顿时明白了什么。

????她不再担心,打开那琉璃瓶子,刚拧开瓶塞,就被那药水的刺鼻的味道惊呆了。刚刚才经历一场厮杀,慕酒酒原本就有些反胃,此时鼻子被这么一呛,顿时有点干呕。

????“这是什么?”慕酒酒嫌弃地说:“这也太臭了。”

????温无归:“隐匿气息的东西,不想被怪物追杀就快点抹,不然把你扔水里。”

????“那么狠的么?”慕酒酒调侃道:“温前辈,怪不得你年龄这么大了还单身。”

????温无归瞥她一眼,平静道:“我也是年轻过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