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找我什么事?”

????他直接开门见山,明明是心知肚明,只是他从未打算把浅汐暴露出来,自然要装一下。

????“Mist先生,你和白小姐是好朋友,不知白小姐这两天有没有找过你?”

????James斟酌了半天,语气依旧很客气,他看过很多人,不过眼前的这位,不管是气质还是谈吐,都不像是一般人。

????“叫我Mist就好,不用喊先生,你说的白小姐,也就见过几次,算不上好朋友,再说我一个小歌手,她来找我做什么?”

????Mist面如凝霜,这冷冷气息和苏梓安简直如出一辙,只不过多出份不屑来。

????James和酒吧老板也了解过一些,Mist是个性格孤僻的人,他习惯性和所有人保持距离,向来都是独来独往的。

????话语之间撇清了和浅汐所有的关系,James等了他一夜,苏梓安交代一定要见到他,浅汐找他的几率是相当大的,所以得到这样的结果,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?

????“Mist,白小姐失踪了,她身边没有保镖,又没有带通讯工具,一个人在外面十分危险,你之前也救过她一次,想必也知道我说的意思。”

????James不再隐藏,直接面对男人摊牌,他虽保持平淡,可听到一些关联词的时候,眼神会有一丝闪烁。

????Mist确实是在思量,这个助理说的不无道理,想害那个女孩的人,还真的不少,只不过她现在如此抗拒回左苏家……

????“好的,如果白小姐有联系我,我会告知你的。”

????他还是直接否定了,既然她现今不想回去,那他能护的了她多久,就多久吧,大不了就是一直睡沙发呗。

????James有些失落,不过还是递过了一张名片。

????“那你有消息,虽是联系我,无论什么时间。”

????他强调了后半句,他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,因为,从苏梓安正是进入左氏之后,这是他第一次见苏梓安如此失控。

????Mist犹豫了一下,盯着桌上的名片看了半天,最终还是将它收进了口袋。

????“没其他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????他算是打了声招呼,因为在没等到James回应前,他已然起身,双手插进了口袋,直接走出了大门。

????他前脚刚刚离开,James很快追了出去,交代了几句,守在门口的保镖会意,迅速离开。

????对于身后有尾巴的情况,也是Mist意料之中的事,看来这James做事也是滴水不漏。

????他不紧不慢的穿梭在街道里,先去咖啡店吃了个早餐,又拿起一本杂志,消磨了半个钟头。

????余光一撇,橱窗外的几个身影,并没有散去。他的嘴角轻微上扬,带着些许挑衅的味道,想跟踪他?还是再回家练几年吧!

????他买了单,步子依旧不快,又进了一家超市,悠哉悠哉的开始购物了,浅汐住在他家,家里除了一些速食,几乎什么也没有。凭着电视的记忆,他买了些所谓女孩子爱吃的零食,又买了水果和蔬菜。

????跟着Mist的保镖,定时向James汇报着情况,一切并没有任何异常,只是正常生活日常,保镖们也就放松了警惕。

????八点来钟,超市迎来了高峰期,来买菜阿姨大婶蜂拥而至,Mist顺手买了顶鸭舌帽,结账之后,直接穿梭进了安全通道里,消失不见。

????浅汐醒后,本对陌生的环境有些恐惧,知道发现床头一杯温水下压着的字条,才依稀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????她已经离开左苏家了,好像突然性的失忆,太过习惯的本能,对那里,她已经产生了依赖。

????昨晚喝了太多的酒,醒来确实是口干舌燥,那杯水被她一饮而尽,Mist留言告诉她,有事出去一趟,让她一切自便。

????她环顾四周,小房子的格局清晰明了,她很快找到了洗漱间,洗手台上已经放好了新的牙刷和毛巾,浅汐笑了笑,原来这个男人还有细心的一面。

????下了楼,小餐桌上摆着一碗粥,打开盖子,依旧温热,她没有思索,直接坐下吃了起来,温热的粥进了胃里,总算舒服了一些。

????沙发上未来得及收拾的毯子,让浅汐眉头一皱,这小沙发她这样的个头,睡着都难受,更何况Mist一米八朝上的身材……昨晚他是怎么将就的?

????浅汐很快的将房间收拾了一通,Mist的家很简洁,除了叠了被子,洗了碗,她也没什么需要做的。

????一切收拾完毕,时钟刚刚好指向了九点,Mist并没有回来,她也不打算当面道别了,拿起茶几上的标签,写下了一个字条。

????她该走了,很感激Mist对她的收留,可她若要长久在这住下去,自然对他是太过打扰,况且,她还想出去走走,虽然不知道去哪,只是不能停留在A市,不然总会被找出来的。

????她提起自己的小包包,理了理衣服,离开这个温馨的小家。

????一切仿佛就像是注定的,浅汐前脚走了没有十分钟,Mist后脚就回来了。本想看她起床了没,家里被打扫过的痕迹,显而易见,茶几上的便签,浅汐简短字迹,谢谢收留,我走了。

????这还未来得及放下食品袋,他追门而出,待问过小区保安室的保安,得知她刚刚离开,他又匆匆追过几条街,只是再无浅汐的身影。

????Mist面色凝重,浅汐如今已经脱离了左苏家,她这孤身一人,能去哪?更主要的是James的提点,并不知道她会遇上什么事。Mist有些纠结,此事要不要告诉苏梓安,毕竟他的人脉比较广,浅汐才刚刚离开,这范围并不大,只是……她似乎并不想见到左苏家的人。

????Mist还是回去了,原来为别人担心,是这种感觉。

????他坐在沙发上,他并没有联系苏梓安,既然浅汐想走,是否就应该给她自由呢?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对还是错,当年自己的选择,不也是离开吗……

????整个人还沉浸在胡乱的思绪里,门铃突然响了,Mist没有朋友,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住址,是浅汐回来了?

????他快步过去打开了房门,原本脸上的期待,变成了冷漠,门外站着的人,的确令他出乎意料,他的速度真的很快。

????“不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

????他彬彬有礼,却一点都不像是来做客的,James告知他,Mist被跟丢了,他就察觉到其中有猫腻,他早该亲自会会这位神秘的人物了,虽说查Mist住处废了不少功夫,但是只要是人活着,总会留下痕迹,况且他想查,又怎么会查不到。

????Mist朝后让了步,苏梓安直径走了进来,他环顾着房间里环境,自然目光也是想搜寻到某人的身影。

????两人相对而坐,半天不语,仿佛是眼神之间的对话,二人却显得势均力敌,没有一方有弱势的痕迹。

????“行了,不耽误时间了,你要的答案。”

????Mist将茶几上的便签直接递给了苏梓安,既然他都找来了,那他也不必继续隐瞒了,浅汐一个人在外面,他确实也不放心。

????再熟悉不过的字迹,他好不容易找到她的踪迹,而她这次,却又消失了,整个A市苏梓安再也找不到与她有关的第二个人了。

????“为什么不留住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