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很快,第一次屏障收缩完毕,第二次屏障开始收缩。

????某座高楼天台上,浑身布满灼烧溃烂伤口的灰烬,正席地而坐,在手机上点点按按。

????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,任由队友初荫用机动特遣队特质医疗喷雾,喷洒在面积恐怖的烧伤痕迹上,

????随后又用透明胶布形状的无菌绷带,朝灰烬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。

????怨魔留下的这些烧伤很是麻烦,就算灰烬用【烟火尘灰】将自己全身元素化,也无法彻底愈合,只能用医疗喷雾先顶一顶,防止伤痕继续恶化。

????哪怕是特事局,也拿不出那么多的生命药水道具分发给所有精英干员,

????灰烬与初荫加起来,身上也就只有一瓶微型生命药水而已,只有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使用。

????“局里那边,有麻烦了。”

????灰烬没有理会伤口处传来的隐隐疼痛,脸色肃穆地对初荫说道:“在我们接到这次任务的时候,局里已经派了一支特遣队带着异学会顾问,进到了钱华路雾境里面。”

????“...”初荫姣好面容为之一肃,

????从怨魔手下逃脱之后,灰烬立刻利用精英干员的权限进入到机动特遣队内部网络,获取了有关雾境的更详细信息。

????“五分钟前,那支队伍全员生还,从雾境当中走了出来,”

????灰烬顿了,幽幽说道:“只是他们遭受了中度到重度精神污染,正在接受医疗部门的记忆清除与认知矫正治疗。”

????初荫闻言,给灰烬缠绕绷带的动作为之一顿。

????轻度的精神污染,理智值会下降到30%一下。这一阶段患者的认知、情感、意志和行为等精神活动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障碍,比如性情突变、情感紊乱、行为诡异、敏感多疑等等。

????中度的精神污染,理智值会下降到20%以下。这一阶段患者已经开始出现剧烈的感觉、知觉、思维、记忆、情感、行为障碍,极难与外界进行沟通。

????重度的精神污染,理智值会下降到15%以下。这一阶段,普通人已经完全无法理解患者的思维、行为方式,有些患者甚至还会出现生理上的突变变异....

????“唯一幸运的是,派进去的异学会顾问,那位竺学民竺同志,依靠身上佩戴的玉石道具,还能保持短暂清醒。”

????灰烬绷着脸说道:“他在逃离雾境之后,在钱华路中间喊了一句话,随后就立即晕厥倒地。”

????“他说了什么?!”初荫下意识地追问道。

????灰烬面色肃穆,远眺钱华路的方向,幽幽道:“疏散,所有人。”

????——————

????很快,第二次屏障收缩也已经完成,所有玩家都收到了第三次屏障收缩的系统提示。

????这一次,又有特殊道具在腕表地图上刷新。

????【特殊道具已出现,所有玩家请在腕表中确认】

????【道具名称:帝流浆*2】

????【类型:消耗品】

????【特效:提升使用者属性值、体能值、灵力值、理智值,缩短使用者技能装备冷却时间,减少使用者技能消耗,增强使用者的自愈能力。效果维持10分钟】

????【备注:帝流浆将在此次常规任务结束后消失】

????帝流浆一词,一指不吸铁的磁石,二指月华精气。按照志怪文集记载,其形如无数橄榄,万道金丝,累累贯串垂下,人间草木受其精气即能成妖,狐狸魑魅食之能显神通。

????刨除掉那些神神叨叨的志怪幻想,在玩家眼里,这就是一件相当全面的消耗品。不仅可以提升基础属性,还能减少各项技能冷却,

????虽然系统没有明说增强的具体幅度,不过考虑到之前刷出来的、具有战略意义的月相定位仪,这帝流浆再怎么样也查不到哪里去。

????由于第二次屏障收缩已经结束,所有玩家的活动范围缩小了一大圈,距离帝流浆的位置也更近,

????然而,此时怨魔与毛虫正在遭受特遣队追捕,初荫灰烬身负轻伤,约翰·乔伊斯还躺在桥洞下面装流浪汉...算来算去只有两支队伍,有前去抢夺帝流浆的打算。

????正是祭酒执爵,与李昂柳无怠。

????昙花组织图谋甚大,作为昙花高级成员的祭酒,自然要肩负起自身使命。更何况,他同样有着自己的计划。

????踏踏踏。

????祭酒拎着被压缩成一团的、属于敌方队伍的玩家马丁,触发圆球术式,在灰白世界里沿着高楼天台向帝流浆的刷新地点奔跑。

????执爵紧紧跟在他的身后,每跑出几步,身上的各个器官就会因为颤动而掉落飞离,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飞回来,重新与躯干连接在一起。

????两人兔起鹘落间已然翻越了数个街区。

????“除了我们之外,殷市其他区域并没有出现圆球术式,

????也就是说,那个击杀了玩家司文斌的怨魔,并没有抓住司文斌的另一名队友,开启灰圆球术式。”

????执爵嘿嘿怪笑道,“这次来参加任务的,都是人精。我就不相信其他队伍想不到利用圆球术式躲避特事局追捕的办法。

????他们要么找不到对方,要么就是实力不济,状态不佳,或是被机动特遣队牢牢追赶,自顾不暇。这样的话,也就没人跟我们来争抢这个帝流浆了。”

????“...”

????跑在前方的祭酒忍不住回头默默看了执爵一眼。

????两人虽然同为殷市昙花的高级干部,不过认识的时间不长,

????按照别人的说法,执爵以前还挺正常的,但自从他掌握了分裂身躯的被动技能(无法关闭,全天候开启)之后,整个人就越发怪异。

????喝茶必须先吃茶叶再喝开水,声称这样茶水泡得更香,

????喝可乐必须先抿一口,然后把脑袋摘下来摇晃好一阵,声称这样气更均匀,

????上厕所时必须把躯干和屁股放在马桶上,手脚脑袋放在洗手台上在围观,鼓掌兼大声叫好,声称这水花压得简直完美,

????住酒店必须把自己裂成无数块躺在双人床上,声称这样睡得更香,

????经常走着走着把器官遗落掉,手脚耳朵掉了都不自知,昙花组织不得不专门派人专门跟着他,在后面捡拾零件,消除影响。

????最令人蛋疼的使,这位执爵似乎有着乌鸦嘴的隐形属性,每次开口都会招来霉运,每次特事局清扫昙花组织据点,都有他在场——要不是因为他加入昙花的时间及早,上层都差点怀疑他是否已经叛变了。

????注意到祭酒冰冷的眼神,执爵尴尬一笑,还是忍不住说道,“别那么紧张,就算有其他队伍的玩家过来,还能和我们刚正面不成...”

????话音未落,一支木质箭羽无声无息电射而来,斜斜命中执爵胸膛,将他的躯干彻底贯穿,被箭羽牢牢钉在高楼天台上。

????而祭酒周围景象,也迅速褪色,飞快转变为灰白世界。